55岁男子胸闷住院 突发心脏病丢了命

  发病 送院先吊针3小时

  20日傍晚6时许,新快报记者赶至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时,卢启江的儿子阿雄刚从上海赶回广州。因无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他抱着母亲与姐姐,三人大哭不止。

  待情绪平静后,卢太太向记者述说了事情的经过。19日晚11时许,她丈夫卢启江在睡梦中突然感到胸闷,且伴有咳嗽与全身乏力症状。次日凌晨1时许,她与妹夫一起把老公送至该院急诊科救治。

  卢太太说,经过各种检查后,医生并没有告知病因,“先是让老公打吊针,没想到这一打就打到凌晨4时许”。卢启江的症状仍不见减缓,卢太太称,她一度要求医生尝试其他治疗方案,但没有得到应允。

  家属 医生不理睬致猝死

  凌晨4时许,医生告知卢启江的症状或是由心脏疾病引起,并将他转至住院部治疗,但在转入住院部的1个多小时里,医生并没有过多理会。卢太太回忆说,护士把药送来吃过后,丈夫仍一直说难受,她又将情况告知医生,但“未获理睬”。

  20日上午7时许,在经历了6个小时的胸闷后,卢启江突然两眼翻白昏迷过去。随后医生对其进行了4个半小时的抢救,最终无力回天,11时许,卢启江因心源性猝死。

  提起丈夫的死,卢太太觉得很冤枉,她认为丈夫早已于病发开始送往医院,“如果在救治的前6个小时医生能负责任,早查原因积极治疗,可能不会死”。

  院方 诊治过程符合规定

  对于家属的说法,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务部蔡主任回应称,卢启江在送院时医生已给他做了各种检查。“因病症并不十分典型,医生绝不能乱用方案,只能通过不断观察才能作出判断。”在诊断出病人为心脏疾病后,医生已下达并执行医嘱。

  蔡主任说,20日上午7时,卢启江的病情突然发生了重大变化导致最终死亡,这是医生难以预料的,但治疗过程符合对心脏突发疾病的诊断规定。“心脏疾病不同于其他疾病,发生得非常快,从发病到死亡时间可能仅有几十秒。病人的突然死亡让家属难以接受,他们对这种病不了解,由此认定是医院的过错,我们可以理解。”

  fxmall.net伏羲社区提示:冬季很多人心脏病都会复发,大家一定要做好心脏病的预防,这样对大家的健康才有帮助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