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及探险中的避险与自救(9) 【急救常识】

  1998年4月30日的午后,天气晴朗,我又一次踏上了通往卡彭特山峰的小径。我是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座公园的护林员,每个星期休假时我都会登上州立公园中的卡彭特山峰,在锻炼身体的同时,还可以享受山上特有的那份平和与宁静。

  在山顶上休息了一会儿后,我便开始下山。我有意放慢了脚步,以便在下山的途中可以欣赏一下山间的春色。突然一片鲜亮、抢眼的紫色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丛生长在山坡上的野花,我立即跑了过去。然而就在我蹲下去凑近看的时候,我突然不由得战栗了一下,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接着一股轻柔的微风吹来,当我转身时,我的身体立刻僵在了那里–一头可怕的美洲狮躺在松树下,正在啃着一根树枝或骨头。

  虽然几周前发现美洲狮的脚印时我曾兴奋不已,但当在6米开外就鲜活地卧着一头美洲狮时,恐惧感瞬间将我笼罩了起来,原来设想见到野生动物时会有的那种激动早已荡然无存。我蹑手蹑脚地向后退了几步,双腿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为了以防万一,我伸手从背包中掏出了随身带的瑞士军刀。直觉告诉我必须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头脑在不停地转动,我的身体也已作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看着手中的刀,要用这仅有50毫米宽的刀刃去对付庞大的美洲狮,似乎是很不明智的。但除此之外,我已别无选择。于是,我打开了一个大一些的刀刃,又拉出了螺丝型的开瓶器,给自己做了一个多头武器。然而我又很快改变主意,觉得武器太复杂了,搏斗起来会不方便,于是我又小心地将小刀与开瓶器合上,再向树下望去,我惊异地发现美洲狮突然不见了,难道是逃走了?

  我很快发现自己的运气并不好,因为我看到美洲狮不但没有走开,反而正朝我走过来,布满血丝的狮眼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我即将会成为它的一顿丰盛的晚餐。

  我往后退一步,头顶上的树枝遮住了我的视线。就在这一瞬间,那头美洲狮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它的头与我的腰一般高。在我们对视的时候,我看到美洲狮的身旁还有些空地,就准备趁机从它的身边绕过去。就在这时,美洲狮发出了一声邪恶而沉闷的吼叫,并露出四颗锋利的牙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扑了过来。它首先利用锋利的爪子抓我,虽然我尽力躲避,但仍然被它抓得遍体鳞伤。接着我就和美洲狮一起向山下滚去,兽毛、爪子与鲜血混合在一起,不过那其中的血是我的。滚落到一块平地后,我迅速跳起身来,随后美洲狮又向我扑了过来,却扑了个空。我急忙向小径下方跑去,想要躲开这头凶猛的野兽。

免费资源-请关注:伏羲社区 fxmall.ne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