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报复父亲 我和老男人上床泄欲

2004年,父亲把他的情妇——一个23岁的美丽女子带到了妈妈面前,并且提出了离婚。看到母亲欲哭无泪的样子,我肝肠寸断。

在父亲的办公室里,我对父亲说了我和邱河的事情,我对父亲说:“我只想让你知道,在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你的女儿也在一个老男人的怀中……

依仗着外公和舅舅们的财势,父亲很快平步青云,但是父亲对母亲依然冷漠。母亲贤良孝顺,大家出身的她对贫穷的爷爷奶奶没有丝毫不尊重,相反把他们视如亲生父母般对待,25年来如一日。

1992年的暑假,妹妹在跟父亲出差的途中永远地离开了人世。面对失魂落魄的父亲,母亲忍受了巨大的悲痛,她的理智、她的善解人意没有让父亲受到一句埋怨。接下来的三天痛不欲生的父亲把我抱在怀里,一刻都不放手。

没过多久,我们一家搬到了同样美丽的吉林,爸爸弃官从商,母亲做了全职主妇,相夫教子。我们一家开始了新的生活。也许是母亲所做的一切感动了父亲,妹妹死去的最初几年里,父亲对母亲的态度好了很多。

母亲明白外公的心思,所以婚后的她总是在外公面前强颜欢笑,为了卸下外公的心理负担,也为了父亲的政治前途。现在外公不留遗憾地离开了她,她已经无所欲求了,她对父亲已经死心,惟有我的幸福是她惟一的牵念。

我已经长大,我感到了母亲的无助、寂寞和恐惧。为了这个家,为了父亲,为了她的亲人,她已经舍弃了一切。

我再走了,她就一无所有了。为此,我拒绝了出国。2003年,相爱三年的男友移情别恋。初恋的失败让从小一帆风顺的我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1976年,为了一封大学的推荐信,高大俊朗的父亲,与容貌丑陋的母亲订了婚。1980年,慑于外公的权势,父亲和母亲结了婚。

婚后父母感情淡漠。尽管温顺贤良的母亲竭尽全力帮补父亲老家贫穷的亲戚,可怎么也弥补不了容貌的缺憾,1983年8月,我和妹妹在美丽的新疆城市喀什出生,我和妹妹遗传了父亲无懈可击的外表,也遗传了母亲聪慧伶俐的头脑。

父亲认为两个女儿是上天给他的补偿。我们的出生是父亲的生活安慰,无疑也成了母亲的精神寄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