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结婚 老公就让伴娘怀孕了

倾诉人:杏子,女,22,服务员

  我气得几乎昏了过去,我转身离开了那间让我窒息的屋子,不久婆婆拉着他来追我。回到家,阿亮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今后和大桂一刀两断,好好和我过日子。

  这之后我不再和他因为在家住不住的事吵架,我想就让这件事情这么过去吧,我不想再提,毕竟还想和他过下去,我心里还是爱他的……

  认识阿亮一年便匆匆结婚

  我是在养父养母家里长大的,虽然他们不是我亲生父母,而且我被他们抱回家的时候,家中已有了两个男孩,但他们对我真是疼爱有加。可我上初中的时候,养母因车祸早早离开了我们,那一年我只有12岁。

  为了减轻养父的负担,养母去世后,我便辍学回了家。15岁的时候,我就和村里的小姐妹来到市区打工挣钱。

  2006年,我在徐州一家超市上班,认识了经常来送货的阿亮,那时和他除了工作关系外,我们很少说话。为了工作方便我在市里租了房,巧的是我和阿亮租的房子和我在同一个院子。阿亮说他是刚把家搬到这院里来的。这一次见面,我们彼此聊得很投机,通过聊天得知阿亮也是从农村到城里来打工的。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情不由地将我们拉近了。

  后来我因打工单位的变化,就退掉了原来的房子,然后在打工所在地的城南又重新租了房。上午看好房,谈妥价,但下午搬去的时候,发现已有人先我一步了,心里顿时愤懑起来。

  可万万没想到那先我一步搬进去的,竟是阿亮。当时阿亮也很惊讶,然后他说:“我们过去是邻居,现在房子又租到了一起,真是有缘分。”后来阿亮把房让给了我,自己又去租了另外一间,这样我们又成了同一个院里的邻居。

  再次做邻居,阿亮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个不高、瘦瘦的,眼睛笑起来很温和,我很喜欢看他笑的样子,阿亮给人的感觉很厚道。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的恋爱,那时的他很关心我。我在茶社上班,晚班经常上到深夜,不论多晚,他都来接我。有时天气不好,他顶风冒雨从没有间断过。我感动的同时,也觉得很幸福。

  我们建立了恋爱关系一年多的时候,也就是去年,他妈提出让我们结婚,并且不几天就去我们家求亲,我们家人觉得我只有21岁,结婚太早,而阿亮也只比我大几个月,还没到结婚的法定年龄,这么早结婚不太合适,他们建议我们再彼此深入了解一下,到那时结婚基础会更牢固些。但是阿亮妈找出了很多理由坚持要尽早为我们举行婚礼。

  我的养父征求我的意见,我觉得他妈说得也有道理,我又很爱阿亮,便同意了结婚的意见。

  不久,我们就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但因为没到年龄,就没去有关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当然这不妨碍我们的婚礼是村庄最气派的结婚仪式,那一天赢来了多少女孩子羡慕的目光,包括大桂等四个伴娘。

  婚礼上的礼炮硝烟还没散尽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结婚礼炮的硝烟还没有散去,他就另有了新欢,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伴娘之一的大桂。

  婚前在商量请伴娘时,阿亮提出让大桂来。我知道她是阿亮在网上认识不久的一个网友。我不悦,不过结婚那天大桂还是来了。来就来了,我也没往心上去。

  我和他结婚不久就感觉他有事瞒着我,而且还听到一些传言,说他和别的女孩有关系,问他,他总是闪烁其辞。我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并没有切实的证据,再说才刚结婚,我想他还不至于做出什么太过火的事情,因而我也没有追究。

  可是有一天,我下了班已经是凌晨1点多钟,在门口等了好半天,也没见到阿亮来接我。于是我打他的电话,可是接通了好长时间,也没有人接,我的心忽然紧张起来,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停了片刻,我又打电话,又响了好一会,终于有人接了,正当我庆幸时,电话那端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立刻想起那些传言,于是我假扮阿亮姐姐的口吻问:“你是阿亮的女朋友吗?”她迟疑地回答说是的。我说你们在哪里,她回答说在派出所,我心里又一惊,也顾不得探听她是谁了。问清楚他们在哪个派出所,我立刻赶了过去。

  我看到了阿亮几个朋友的老婆还有我结婚时那个叫大桂的伴娘。我一看大桂那躲躲闪闪的目光,就明白了外面的传言是无风不起浪。

  那天我急着想知道阿亮出了什么问题,就没去理大桂。原来阿亮和几个带着老婆去“蹦迪”的朋友与人发生争执继而打架进了派出所。

  这之后阿亮回家的次数更少了,他都是说是在单位值班、加班。今年3月的时候,婆婆找人为他算命说他3月3日这一天有灾,不能出门,否则将有大祸临头。

  这一天阿亮在里屋躺着没出门,我就坐在外屋做些家务。一会他在里面叫我,我假装没有听见没应他。片刻听到他在打手机,他问对方;“你起来了吗?吃早饭了吗……”又听到他说,“我晚上就能出门了。晚上我请你吃披萨。”听他的口气,对方肯定是个女的,但我仍然隐忍着。

  在这之后我几乎见不到他,外面有关他与那个大桂的说法更多。

  我实在忍受不了,那天我一股脑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哭诉给了婆婆,她听完立刻拉着我坐车去大桂的村庄。经过一番打听找到了她的家,是大桂的爸爸给我们开的门,我直奔他们房间,她爸爸也跟着进去了,他们俩还没起床。

  我随手打开她的衣柜,里面全是阿亮的衣物。我气愤地问阿亮:“你一直说你值班、加班,包括除夕你也不在家里住……”大桂的爸爸说,“他一直都住在我家,年三十也是在我家过的。”我气得几乎昏了过去,我转身离开了那间让我窒息的屋子,不久婆婆拉着他来追我。

  回到家,阿亮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今后和大桂一刀两断,好好和我过日子。这之后我不再和他因为在家住不住的事吵架,我想就让这件事情这么过去吧,我不想再提,毕竟还想和他过下去,我心里还是爱他的。

  大桂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原想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未承想不久后他的朋友告诉我,大桂怀了阿亮的孩子。我质问阿亮。他说那是以前的事,孩子已经流了。我虽然心里有疑虑,又不好再问,那时对他的话还是存有几分信任的。

  不久后,他带着我和他的几个朋友到高淳办事。途中无意间听人议论说谁谁快生了。我的感觉就是说的大桂。我压抑着的怒火一下就蹿了上来,但我没有再问,因为同行的朋友好几个,在他朋友面前,我总得维护他的面子。

  回到徐州,我就熟门熟路地去了大桂的家,在门口碰见了她爸爸,我问他大桂呢?他说出去了。我说小孩怎么样了?他所问非所答地说:“阿亮说你和他离婚了,而且你们结婚时也没有登记……”

  我想阿亮就是两边骗,看起来孩子没有流掉,他又骗了我。在大桂和他们家人的眼里,阿亮是个有钱人。回家后我又将孩子没有流掉的事告诉了婆婆,婆婆非常气恼,立刻和公公一起去他们家谈判,结果如何不得而知。那一段时间我真的累了,也就没精力管他了。

  又过了几天大桂给我婆婆打电话,我听见婆婆对她说:“就算杏子走了,我们也不会接你过门的。”我听见大桂隐隐约约的声音在说:“你们不顾大人,也该顾着孩子吧!”婆婆接着说:“这孩子是谁的,我们也不清楚,就是去做亲子鉴定是我们阿亮的,我们也不接受,至于你,我们就更不可能接受。我们就是到四川买个媳妇也不要你……”

  阿亮现在不回家,也不解决问题,事情就这么拖着。

  现在我心里很矛盾,让我对这份感情、这桩婚姻放手,我不甘心,我忘不了我们曾经的日子和他对我的好。但是不放手,以后的日子真是不可想象,人家的婚姻都是五光十色,而我今后只能是暗淡无光地过下去,我害怕我放手后,他和别的女人生活会受人的气。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