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性无能我和学生激战多次性事 -fxmall.net

  我先生并不是阳痿,也并不是性冷淡,为了这个我就多次用其他方法给他临时解决。但他绝对相信婚育普教书上所说的一切,他怕怀孕期间过性生活会给肚子里的宝宝造成影响。

  人这一辈子,在很多地方和很多场合根本没法说真话,而对自己情爱方面的事,最应该说真话了。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原先的经历去年你已经略知一二了。我来海南的缘由早就向你说过了,那是原先的婚姻发生了危机。

  而我的婚姻危机并不像你们作家平时所写的那样,是男人包了二奶或者有了外遇,继而女人不堪忍受或者把事闹大,于是就离婚或者就出走。我的情况完全相反,并非男方有外遇,有外遇的反而是我。那时我在南京市中华门附近的那所中学当教师,我先生是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的副专家。

  其实认真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外遇。我先生那时是学院新闻系的一个班,他和学生相处得不错,其中有几个男生经常到我们家玩。一来二往,便成了常客。其中有一位男生——姓什么我就别说了,他长得一头自然卷的头发,人不算高大魁伟,但壮硕均称,很有魅力。

  他到我们家次数并不太多,但在接触中,通过眼神那无声的语言我们肯定是互相喜欢上了。我那时候从师院毕业不久,我读书早,大学毕业时二十一岁未满,中学教师当了三年多后才结婚,结婚不久我就怀上了孕。我正是怀孕期间和这个男孩子发生关系的。我任何时候都承认责任全在我,是我煞有介事找他,并给他暗示,说是郑老师——我先生姓郑,约你今晚到我们家来。而实际上这天晚上我先生去陪从北京来的一位新华社的大腕。

  这位擅长写揭露地方保护主义以及各种衙门作风的报告文学,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时,不时在《当代》等大型杂志上刊登。不用说,他所到之处所受到的欢迎程度必然是空前的。我知道我先生这种陪客一般都是马拉松式的,名为“考察”,其实还不是吃喝玩乐?而且那天晚上这位大腕名记是应邀到南京大学去做演讲的。我先生肯定全陪。

  情况按我的设想进行,但结局却未落入预测的轨道——没想到我犯了一个致命而又非常不应该犯的错误。我先生的那个学院素与南大新闻?涤忻呕е??s谑俏?先生在陪完新华社大腕吃完晚饭后就找了一个借口溜了回来。他开门开灯就在客厅看到了我和男生相当狼狈的一幕。恕我就不细说我们那一夜情——不,充其量只能算一刻情的尴尬情形了。反正那个男孩见到自己的老师,竟当场下跪,嚎啕大哭,以头抢地。

  我承认我先生有非常好的修养,他并未因此大发雷霆,更没有做出种种令人难堪的事端来。他原先是铁青着脸,对跪在地上的学生,他一句话都不说,便穿过客厅,走进洗手间,连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带发怒的甩响。我那时也是十分冷静,我拉起那男孩子,示意他趁机离开。而我自己呢,穿好衣服后便静静等待着一切发落。没想到的是我先生从洗手间出来后,脸色却平和了许多。他轻轻地拉起我的手,只问了这么一句“一定是这位学生对你有非分之想,对吧?”

  我知道,我先生的确是真心爱我,我毕业于普通的师院,并非重点师范院校,我之所能到南京当老师,说实话,全靠他的身份和影响。

  现在,事情都发展到了这地步,他还如此袒护我,你说,我要不给他悔过谢恩,我就不是人了。我更知道,只要我的口径和他说的一样,那么,把那学生开除掉即算为处理这个事件的最终结局。但我没有这么做,我这人感恩是一回事,而既然敢做我就敢承担,我不会昧着良心说话。

  我说“一切过错都是我引起的——说得难听一点儿是我勾引他的。你千万不要把这事报到校方去,如果因你而害那男孩被开除学籍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至于我,你怎么处理都可以。我知道你仍爱着我,我也并不是已经不爱你了,不知道你听清楚了没有?

  我爱你但是并不影响我同时喜欢他——我和那男孩子只能用‘喜欢’来形容,远没有达到‘爱’的程度。这是我最老实的心态,也是最客观、但最不容易被人接受的一种存在。”如果往更具体的方面说,我当时的确还想也还可以说许多,比如我刚怀孕不到五个月,但就已经有四个月没有过性生活了。

  当然,我先生并不是阳痿,也并不是性冷淡,为了这个我就多次用其他方法给他临时解决。但他绝对相信婚育普教书上所说的一切,他怕怀孕期间过性生活会给肚子里的宝宝造成影响。而他的做人姿态,则是不把未来的孩子培养成像他一模一样就不会甘休的。我先生听我说上面的话后竟呜呜地哭了,他对我的坦率大惑不解,进而发展到痛苦不堪,继而怀疑我肚子里面的骨肉是不是他的了。当然他并不一味审问我,而是哭自己的命苦。

  当我听出他的意思后,就对他说“你命不苦,你肯定有娶第二位夫人的机会了。现在是怀孕期,按法律规定不能离婚,但你放心,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后便离婚。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成全’你一类的话,但我不会拖累你。而且我还可以对你说实话,我和你是有一定感情的,这种感情我认为不应该随着以后婚姻的结束而结束,甚至在日后的某个时候双方都认为需要对方时还可以发生性关系——都怪我没有在婚前向你讲清楚我在性生活方面的观念。我认为爱与性生活固然有必然联系,但是性生活未必只与婚姻发生联系。好了,我的这个思想你看来是不会接受的,那么我就不再拖累你了。”

  我说了当然就做,于是我第一件事就得先把孩子生下来,也曾有朋友劝我把孩子打掉。我才不打呢,既然是生理上和缘分上造成的事实,我是不会去摧残它的——现在看起来我不打掉孩子是对的,否则时至今日,我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缘分再生孩子了。

  为了提早生孩子,我在当医生的昔日同学的帮助下,多方采用催生手段,终于,我在怀孕七个月便生下了儿子。生下儿子还不能马上离婚,这又是我在实践中才知道有这条规定的,因为还有一个哺乳期,即等给婴儿的哺乳期满之后才能离婚。我一急,便又找昔日的同学在出证明,证明我缺奶,根本就没有奶水,于是也就不存在哺乳期了,虽然这种“理由”很勉强,但最终在几方面“夹击”之下,总算把婚离成了。

  婚姻关系一结束,我便辞去中学教师一职,只身来到海口,那是1991年我二十六岁未满。至于孩子呢,那时候dna的技术尚未公开,更未普及,尽管原先他怀疑这孩子的纯种,但生下来后,他的父母当即从苏北农村来到南京,他们两个老人见是个儿子,都拼命支持要这孩子。我无所谓,就成全了他们。

  但其实,这个孩子以后还是主要由我抚养,我到海口后,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也不忘记给孩子寄生活费。至于开始入学时我已经是千万家产的老板了,我当然不能再让他读一般的学校,我想把他送到上海去读最奢侈的贵族学校。但他爸就是不答应,说什么“贵族学校”未必能培养出真正的人才,于是就只安排在学院的附属学校就读。我当然没办法,我能做的只是买最好的钢琴,支付专职美术教师和音乐教师的费用。但说实话,我这只能说是一厢情愿,据说我儿子根本不喜欢什么音乐,听说一开口就走调。他一个劲地只爱足球。

  他不但能把意甲、英超的当红明星如巴蒂斯图塔、托蒂、维耶里、贝克汉姆、欧文、亨利什么的?掣龉龉侠檬臁6?揖尤恢?酪饧椎拿?缈忡辍⒙砝?倌岷凸馔凡门锌死锬恰?蠢矗?飧龆?幼畲蟮脑竿?且院竽茉诼桃鸪∩瞎龃颉k?盖孜??杓频奈蠢茨j娇隙ǔ晌??性隆u馐呛蠡傲恕;八滴业胶d虾螅?窗训蛋竿懈?∪瞬沤涣髦行模?酉吕淳涂?颊夜ぷ鳌?/p>

  这一段时间的海南正处在1989年以后的经济收缩末期,工作是不好找的。我试去几个大公司应聘,均未能如愿。于是我沿着海府路走,走到农垦二招那里,就到当时的海南开发报应聘,大概你们都知道,这家报纸当时很火,而且是顶着“全国第一家民办报纸”的标签,的确引人注目。我原先并没办过报纸,按说我是不够格的。但我所受聘的是广告部,这个广告部当时据说是被人承包的,反正应聘人员没有固定工资,就看你具体拉来的广告的价码、数额等,给你定出高低不一的“提成费”或称“组稿费”。这种收取劳动报酬的方式我原先是闻所未闻。使得有人动辄就是“万元户”,但是置身其中也有很多人感到惶恐与困惑,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对拉广告是没有多少信心的,说实话,我当时只不过是想暂时栖身,因为当时开发报所在地是农垦二招,聘用的广告人员能够每四人合住一个单间,而只收很低廉的房费,你们还记得后来以“民运分子”的身份出香港再转加拿大那两个女孩吧,我当时也曾和她们小住过一段。我非常清楚,其实她们哪里是什么受迫害的“民运分子”,完全是蒙人的。

  哎——那两个女的当时的行动很诡秘,我们都怀疑她们是否有同性恋倾向——比如说她们俩常在一块洗澡,天气冷一些时又借口互相取暖而同睡一床。当然,也就怀疑罢了,要证据是没有的。我当然也懒得去管人家的闲事,我只一心寻找工作。我最终还想继续去找学校,听说海口开始有人办民营学校了,我毕竟是师范学院科班毕业的,我想我找碗饭吃不应该太难。

  没想到。我尝试着去某民办学校应聘时,认识了这个正在筹措阶段的学校的股东之——港商王先生。王先生这人海口很多人不认识,他为人热情,彬彬有礼,但总有点怜香惜玉,对女孩尤其热情有加,特别愿意帮忙。开发报广告部的k君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明说了吧,我是和他同居过一段。

  我就曾和k君一起到王先生那里拉过广告,而且k君的确也曾经从他那里拉来过一些小广告,那时王先生同时做着房地产开发,还合股经营过一个游艇。王先生认出我后显出来的热情是很明显的。他不仅例行公事地看了我的材料,还个别悄悄地和我详谈,他问了我一些情况,继而透露了这所待办新学校合股办学的一些情况,并还说到一些内幕,最后你猜怎么着,他竟向我暗示——不。是劝我不要到这里来应聘。

  开始我感到很奇怪,作为股东之一,王先生怎么会反而给自己拆台呢?他怎么反而给投奔他的学校而去的人才泼冷水呢?你看他怎么向我泼冷水吧,他说,像你这样的人才要想当老师,在香港还差不多。而在海南,撑死了一个月都不会给你一千元钱,有什么干头?对了,那时候在海南应聘当教师,也不过五六百元左右。

  后来我当然渐渐清楚了,原来王先生和他的三个合作者筹措学校前期即发生了矛盾。虽然已经到了招生的时候,但他自己已经预测到,无法合作下去了。当然,我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少女,我当然看得出王先生对我是有点其他意思。但香港老板行事一般都有行规的,即在向你施舍之前,他不会赤裸裸向你表露什么的。这方面,闯海南的女孩子们不约而同地都应该有这个体会。

  果然,王先生一方面暂叫我不要到学校应聘,一方面却把学校需要做的广告以及类似广告的“软性文章”一共四个整版全部给了我。

  突如其来的二十万元广告款打进报社时,外号叫“大重九”的广告承包者对我刮目相看了,同行们在对我连声称赞并叫嚷着“请客”的同时,当然不乏嫉妒之意,连报社领导李总和两位副总也都破例到广告部来认识了我——平时他们一般是不认识我们的,他们只认得广告承包者。

  当然,在众人称赞叫好声中,k君就不高兴了,他认为,王先生是他先认识的,而且确实他也拉过王先生若干次小广告。而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开口给二十万元的广告呢?他不冷不热的审问我,而且在审问中不时露出一种醋意极重的热讽冷嘲。

伏羲社区提醒:该文章《丈夫性无能我和学生激战多次性事》由网友『分岔路口 i』投递本站自动发布,该文内容未经本站以及专业人士核实,仅供参考!

免费订阅精彩女娲爱情故事,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女娲养生之道网,读一则小故事,悟一份人生哲理,读一年小故事,成一个人生智者。 友情链接: 女娲导航 阿里云社区 吉龙商贸 女娲商城 女娲社区
免费资源-请关注:伏羲社区 fxmall.ne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