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期待王子的吻

  夏日以后

  璀璨的夏之纪年,终结在九月里光线忽明忽暗,席卷而过的巨大悲伤轻轻离场,秋意开始茫茫,忧郁的诗人唱起了他们的歌谣。那是大雁长途旅行的痴狂,也是落叶静默的旋转舞蹈。那儿,曾有梦想。

  开始在秋天,又结束在秋天,多么完美的轮回,在将要到来的每一次寒冷里,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心里不知建立了多少个城市,无一例外地是灰沉沉的颜色,是济南,也是菏泽。还有明水,尽管那或许是我一生的劫难,可那儿给了我成长,还有遗忘。于是,我用了一年,记住了那长长的一年。

  转眼自己也大三了。却把世界过得越来越小。依然觉得自己不是成为别人师兄的样子,而是天真地越来越不可救药。

  逛街还是能一个下午。越来越喜欢坐公交车,摇摇摆摆却能无限心安,我不要下车,离终点站还好远好远。

  车窗外被放逐的浮云,此刻好像停在了我的眼前。

  9月4日 梦境

  做梦了。异常清晰的梦境,就像是天光大亮的清晨刚刚看完一夜的电影,影影绰绰的主人公从阳光里慢慢走来。让你能记得一切小细节。

  一辆并不好看的单车,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小街巷。除了我和你,路上都是看不清面容的灰蒙蒙人群。离我们再近,也终是擦肩而过。再文艺的影片,也是逃不了男女主人公的。

  从光影闪烁的午后,到模糊落寞的黄昏,太阳慢慢西斜。单车一直摇摆着,没有书包在后面,只有时而微笑,时而沉默不语的年轻女孩。男孩因为紧张,或许还有兴奋,手心里出了满满的汗。握住的好像不是车把,而是沉甸甸的一个美好世界。

  就这样,小心却洒脱着,沉默又心潮澎湃着。

  就这样,穿越了一个慵懒而细碎的下午。起风了,路边高大的梧桐投下斑驳的影,连着一串又一串风里摇曳的珍珠。树叶缝隙里的阳光爬上了你慢慢睡着的脸,又轻轻擦去了我额头上沁出的小汗珠。

  如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会走到哪里,会停下来么?一不小心走进“永远”或者“天长地久”的花园,我们还愿不愿意回来?

  如果梦不醒来,是不是就不会在现实里爱情那么脆弱,是不是眼神会变得甜美而清澈,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爱上生活。

  可是,我们不管沉睡多久,终是要醒来。女孩子尚可以期待王子吻的到来,男孩子却要努力在黑夜里把自己变成寂寞的王子。

  然后,寻找可能的眼角机会,眉梢际遇。直到有一天,我们把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场梦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