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时老公让我照搬A片超恶心

 

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丈夫可能变态了”,问她凭什么给他扣这样一顶帽子?她说,她丈夫“不正经”,希望她“骚”一点儿……

录音整理如下:

我是一个大学中文系的讲师。我喜欢诗词,古典的那种,荷叶、冷雨、玉阶、吹灯……这都是我心目中最美的意象。我喜欢和丈夫促膝谈心,喜欢他半夜起来给我削个苹果,喜欢他在出差的路上给我寄一张音乐贺卡……总之,我追求一种和谐、纯净的东西,那是美、是诗,我常常沉溺于这种幻想中,我是淑女,所以希望他是绅士,彬彬有礼,对我小心呵护。

可丈夫似乎没有这份“闲情逸志”,他总是没有耐心,只有粗野的袭击、疯狂的霸占。做爱时,我喜欢问他一些“正事”,因为只有这时候,他最听话,可他仿佛不喜欢这些,甚至我问他:“这件内衣好看吗?”他都懒得回答,只忙于动手动脚,双眼冒火,饿狼似的,嗅着、抓着。我总觉得这很恶心,没一点儿是美好的,反而很动物、很肉欲、很下流。在我的心目中,最美的性爱是月光透过纱窗落在床上,他怀抱着我,倚坐在床头,给我讲好听的故事,干干净净,然后吻我、抚摸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温柔一点儿,动作不能太狂野,那会令我不安,并且产生一些不洁的念头,可他却喜欢狂风骤雨、寻求刺激、说下流的话,他要我“互动”,放开手脚做“狐狸精”,我本来就反感这些,再加上被逼,就更产生种种不快和耻辱感,所以,每次做爱,他不尽兴,我更痛恨。

其实,我不是不要性爱,我只是想要春风化雨,中国式的,古典浪漫的,可他全盘西化,照搬A片里的“兽行”,我脸皮薄,总之无法按他的要求去做。但我有一个美德,即使自己不喜欢,也从不挣扎,谁叫他是我丈夫,我得尽义务。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他的非礼之举,扭动着身体反抗、挣扎,甚至抓他的背,嘴里还伴着咿咿呀呀的叫喊……想不到,他越发亢奋起来,人来疯似的,越干越有力。我实在是累了,终于安静下来,头脑刹那的空白后,竟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飘飘忽忽的,仿佛飞起来一样,全然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事后我感到惭愧:怎么啦?难道自己也堕落了?

就在我懊恼自己的新体验时,丈夫轻轻地拍打我的脸史无前例地表扬我:“你今天的表现太好了,我就要你活起来,哪怕是打我也好!”你说,我丈夫贱不贱,他竟喜欢这种野蛮的游戏!

现在,我处在两难的选择之中,与他做爱总觉得很“尴尬”,新婚时总感到“羞耻”,后来是感到“丑恶”,现在则头脑与身体好像分裂了,一方面有点儿喜欢他的“坏”,另一方面又抗拒他的“坏”,身体接受了,灵魂深处却似有一个声音在骂我,为了冲淡这种尴尬感,我常情不自禁地在他忙于“干活儿”时唠叨一些家常事,为此,他总是很烦,说这容易让他转移注意力,久而久之,会让他阳痿的。我害怕这种结果,但又渴望丈夫能“规矩”一点儿。平时,我喜欢丈夫着黑西装走路的样子,而床上的“丑态百出”总令我想马上冲进浴室去洗浴、刷牙。

虽然,不可否认,当他气喘嘘嘘地唤着我的昵称的时候,我又会原谅他,并且感到无限满足,无限快乐,但我仍控制着自己不表现出来,而只是暗暗地快乐,这似乎比什么都压抑,我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真的会像他所预言的那样“呻吟”起来,我真的那样吗?他会把我引领到哪里去?我可是骄傲的淑女,我不想做“荡妇”,我要怎么去升华丈夫的肉欲?怎样去净化我们床笫上的空气?

从“最后的淑女”的叙述里,我们可以看出,她把性当作了一种很“下流”的东西,虽然她声称不排斥性,但她心目中的性,似乎是一种虚无飘渺的精神素食,这种“低温的性”很不健康,这可能跟她小时候所受的家庭教育有关。她从小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里,离婚后的母亲仇恨所有的男人,甚至包括公狗公鸡。在长期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她母亲总是告诫女儿要如何抵防男人、如何保护自己。女儿出嫁的前夜,她还把女儿拉到身边,表情怪异地教导女儿,不要放纵自己,不要太迷恋丈夫,把心灵锁好,自然就不会有魔鬼入侵,自然就会保一生宁静。她是希望女儿永远纯洁,不要在惊涛骇浪里痛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