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社区|预测术的发展!人生有命,你信命吗?命运由谁决定?……

常鹤鸣:今天我有幸邀约了几位历史上极负盛名的命理大咖,共同来探讨一下有关命运的话题。毕竟如今太多人想知道命运的正确解示。

1、预测术的发展

李虚中:这有什么好讨论的,人的命天注定!我算了上千人的命,无一例外,全被我算中。人出生的一刹那,老天就已将此人的命运安排好了,他是当农民还是走仕途早已注定喽。

徐子平:前辈,你能算那么准吗?这个人当农民走仕途你能算准,但他们何时何地走仕途你能算准吗?这个人何时有官灾、何时生病、何时往生你都能算准吗?

李虚中:我所在的大唐盛世,虽然已有算命术,但也就是个雏形,是用年月日三柱信息来预测,只能算个大概走势,而具体在何年何月发生何事,我并不是那么肯定。

徐子平:没错,到了宋代,我便将祖先传下来的六字算命术晋升为八字,在原有年月日的基础上又加入了一柱,时柱。这样预测起来更加细致,也就完善了算命术。

2、命理明著

沈孝瞻:晚辈就是受益于“子平命理”,除了继承还作了发展,将徐子平先生的理论作了进一步深化,细化了很多具体应用的实战技巧,相信后人在读过我的《子平真诠》后都会有恍然大悟之感。

韦千理:徐先生的《渊海子平》是命理基础,沈先生的《子平真诠》是命理进阶,还有几本命理专著不可不读。比如:后人伪托刘基之名的《滴天髓》,伪托郭璞的《玉照定真经》,张神峰的《神峰通考》、徐乐吾的《穷通宝鉴评注》,这些都是命理精品,喜欢参研命理的人不可错过。

袁树珊:《玉照定真经》和其它的作品不太一样,有人认为它是盲派的根源,可能有一定的道理。它所论述的算命过程似乎很简单,但要背下更多的组合才能实战,所以很多人忽略了这本书。我所创作的《命谱》,是以传统子平法为根基,由旺衰定喜忌,配合以格局来论命。

3、命运由谁决定?

常鹤鸣:请大家不要跑题,今天不是让各位介绍命理专著的,而是探讨一下命运本身。这样吧,我提出个问题,大家各抒己见。命运是由谁来决定的?

诸葛孔明:我本以为凭我二十年在草庐的参天究地,能够辅佐先帝匡扶汉室,未曾想事多相违,多做多败,我虽腹满经纶,学富九车,呼风唤雨,奇门八阵,但也阻挡不住曹魏的气运。

袁天罡:孔明前辈,您跑题了。您所述的命运是国家的命运,鹤鸣所指的是个人的命运。

诸葛孔明:啊?是吗?

常鹤鸣:袁前辈说的是。

诸葛孔明:看来我弱爆了,难怪在北伐中连连出错,后来还挥着我的老泪斩了马谡。哎…

袁天罡:我认为,人的命运都是天定,一切命运皆是天意。当年我看到还在襁褓中的武则天时,心想她若是女子一定是帝王命,可是没想到她还真是女的。如果不是天意就不会被我料准。如果命运不是定数,那么后来在为武则天选陵寝时就不会与我的高徒李淳风所选的居然是同一个地儿,而且丝毫不差,淳风的钱眼儿套在了我的针上,怎么会如此巧合?

李淳风:与恩师虽用的工具不同,但所测算的位置确实不差一厘一毫,真乃天作地合,一切该着。这正是古人所常说的那句古话:英雄所见略同。

刘伯温:虽然英雄所见略同,但并不是巧合,而是必然,是一定,是确定,凡是确定的事就是定数。

4、智者的能力

诸葛孔明:每次交战,我都做了完备的部署和预测,按理讲我用的方法都很稳妥,我所学的预测术也相当精湛,为何两军交战我军有胜有不胜?

为何我所用的人有胜任有不胜任?为何我所培养的接班人一代不如一代?难道凭智者之力并不能改变胜负?改变格局?改变命运?

姜子牙:按道理讲智者在有限的范围内是完全可以改变一些事情的,虽然改变了事情本身的质,但往大一点看,智者至多改变了大趋势的一点点量而矣。

不客气地讲,我的资历比这里的人都老些,我就倚老卖老,我的智慧不次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的法术也是最正宗的,元始天尊是我的师父,我已经够厉害的了吧,但要想打败殷商,还必须借助各种人马,甚至要请出我的师祖鸿钧老祖才行,否则征讨过程中坎坷不断,生死难料。好几次我自己的命不由我控制,差点死翘翘。

5、国运、命运

陶弘景:人之命运与国之命运、战争之命运一样,皆乃定数,然定中有变,变中趋定。

褚遂良:陶兄见地如此执固?一切咸定?

陶弘景:非也!非也!吾意非执定不变,而乃定中存变,变中存定。夏桀、商纣、周幽之流,只图妺喜、妲己、褒姒之美色而亡国,亡国乃定数,而美色魅惑之深浅乃变数,定数定矣,变数枉然。

常鹤鸣:在二十年前我认为人的命是天定的,根本不可改变,但人的运是自己把握的,可以通过自身的学习、环境的调整、心态的转变、贵人的扶持、智慧的提升、信仰的加持等等而改变,当然不是变好就是变坏。不过在十年前我改变了当时的看法,我想应该将上面的观点调整如下:人的命是天定的,人的运是自己把握的、可改变的,但是这部分可把握可改变的运也是天定的。

姚广孝:给小常一万个赞!当年吾看朱家气运在北方而非金陵,故而特意北上觐见燕王,以白帽相赠,扶朱棣由王转皇(王+白=皇)。其实,此白帽赠与不赠,朱棣皆是皇帝,我仅仅是加了个塞而矣。这就是看准时机、大胆行动的道理。一切顺水推舟,锦上添花而矣!

以陶前辈的口吻则是,朱棣称帝是定数,而姚某加塞只是众多变数中的一个,只不过姚某属于与朱棣称帝这个定数相一致的变量罢了,然其间不乏各类相左情状,如死活看不上朱棣而被诛十族的方孝儒便是与朱棣称帝这个定数相反的变数之一。正负变数相抵后就是定数,当然,定数不一定是正数,定数先于变数。

常鹤鸣:所以天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老子:故大智圣贤必定能前瞻五百年、后推五百年,无需求谋、无需动作,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志。天道已通,何谈寿夭?穷通已定,何愁休究?胜败已显,何必再争?!

鸠摩罗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情感口述故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