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爱上无情性?

 

  “全然陌生的一夜情不能碰,不安全;太喜欢的男人不能碰,怕爱上;太不喜欢的男人不能碰,没感觉;同事不能碰,饭碗更重要;同学不能碰,万一露馅儿以后还怎么参加同学会;已婚男人不能碰,太麻烦;闺蜜男人更不能碰。”

  显然这就是为什么Vivien的与其说是“空窗期”,不如说是“空床期”已达8 个月的原由。为此她常常感到莫名的烦躁。其实右颊上新冒出的那粒雀斑多半只是因为在电脑前面坐得太久了,可她就是忍不住要往“那方面”想。而更可怕的是,她似乎已经看到,再这样下去,原本光洁的脸颊被可恶的斑点密密麻麻覆盖的恐怖景象。

  于是她尝试了其他几位和她状态一样单身闺蜜的选择:没有情伴侣Now ?来个性伴侣先。就在上个周末,当那位经常和她搭档工作的单身经销商在项目结束后殷勤地送她回家,并柔声探询“可否上去喝一杯”时,她没有拒绝。

  令Vivien 懊恼的是,她完全可以选择跟他去酒店,而不是回自己一个人按揭买下的小复式;比这还懊恼的是,她高潮了;早上起来,搭他的车子去上班,啃着他停下车子替她买的汉堡,看着晨光洒在他额前的亮发,有一刹那居然觉得这男人也不错;让她最懊恼的是,他再次打来电话是不多不少5 天后——男人的身体再次复苏上一回欲望的时刻,他居然在电话那边吹气如兰:“亲爱的,要不要我今晚去你家找你?”

  不过是一次身心的偶然放逐,却引来如此纷繁的懊丧与惶惑。大伙赶紧七嘴八舌帮Vivien 出主意:有说只要安全,“空窗期”女性当然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包括性生活;有说女人无爱为什么不能性高潮,如果对方的确技巧高超的话,这不应该懊恼,值得拊手称庆才是;有说与其频繁换性伴侣,不如发展一个安全长期的;有说当然还是有情更High 些,好的性伴之间肯定不能没有一点感情可言;有说女人本来天性缠绵,本来就很难不日久生情,哪里又堪刻意培养感情;有说既然有情,何不干脆捎手发展成男友;有说就算你敢,对方敢吗?别高估男人在这方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劣根性。

  不过有一点大伙都同意,那就是:无论如何不可再和那位经销商有任何勾连了,因为他太具有“黏附性”,这还没怎么着呢就要自发自动找上门来,要是再发展下去,Vivien 岂不太被动了!

  现代都市中,像Vivien 这样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找不到可心男友,从而难以解决个人“难言之隐”的女子绝对不在少数。当然她们可以选择自慰——显然《绝望主妇》第二季中,重归职场的丽奈特的单身女上司不可能不知晓并熟练掌握这一点,然而她仍然一日比一日更加暴躁抑郁,直到丽奈特被带到酒吧里的一位帅哥面前。第二天一早走进公司大门的她穿着和昨天的同一身衣裳,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谁仍然坚持“空

窗期”单身女性无须性爱滋润?No problem——就让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好好待着吧。

  然而事实上,任职场上如何纵横驰骋的都市女子,事关风月却总难免有点儿犹疑:女人需要的是一个暧昧的异性朋友,还是一个真刀真枪的性伴侣?女人真的可以做到灵肉分离吗?为何我鼓起勇气这么做了,却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罪恶与堕落感?一次性伴侣给予的感受,是否终究不如长期性伴侣来得和谐安全?与一个男人保持长期性伴侣关系的话,会不会日久生情?性伴侣能成为好朋友吗?……

  如果说早在好几年前,北京男作家石康就以经常向头一回见面的女生笑嘻嘻建议“需要‘炮友’记得找我啊”的坦然闻名,那么从曾被如此“口头骚扰”的女作家赵赵的反应可见女性于此态度之一斑——当场愣住以外,她只来得及反馈两个字儿:“啊呸!”

  可Vivien 对此远没有自以为的豁达洒脱,“我的身体跑赢我的灵魂”,焉得不混乱挫败自我颠覆。如果说对于男人来说,这不过是生活中的常见片段,对于女人却往往成了身心自相残杀的莫大由头。

  因为通常来说,人们普遍认为——甚至女性自己也这样认为——对女性来说,情感PK 性爱,不用说当然是前者轻易胜出才是正常的。美国著名心理咨询专家黛比·丹女士在其新近出版的《当男人背叛女人》中依然重申:“男人以性爱为优先;女人追求的首先是情感,其次才是性爱。”纵然大量调查表明,相当部分女性在“非感情性爱”中,的确能够得到如假包换、纤毫毕现的快感。

  是的,只是快感而已。你以为查泰莱夫人当真发自内心地爱上了那位并无多少共同语言的守林人?如果说之后她的确陷入矛盾、迷狂的漩涡,其实不过是她内心坚固的藩篱与身体炽烈的热望发出的激烈碰撞而已。如果80 年后,她看到中国性学先驱李银河的猎猎宣言:“在一份和谐的性爱面前,道德什么也不是。”——她那颗崩溃的心和憔悴的脸,不知会不会略为安谧平静一些?

  起码在她其后的美国现代女性性文学开拓作家阿娜伊丝·宁心下安好得多:“我做过最不道德、最下流的事,但我总是以极美的方式去做,我现在觉得很无邪。”这实在是百分百女性思维方式。但女性为什么一定要恪守“男性角度”?譬如台湾著名性学家何春蕤教授所生动披露的“赚赔逻辑”:如果一个男人搞了很多女人,他就赚了;女性则相反?

  这当然不是号召每名“空窗女子”都不顾一切地去“真刀实枪”,而是:与其像Vivien 或丽奈特的女上司,一个人蹲在家里把小脸儿憋得发青,心下抽成一团荒芜窒息的真空,干吗不替自己找一条身心畅通的的小园香径?换句话说,在不影响他人利益的情形下,你有权并应当把自己放在更舒坦的位置上。

  真正的问题在于:你得真的舒坦才成。既不要豪放之后给自己留下无数麻烦,也不要跟Vivien 似的高潮一回懊恼一年,更不要像丽奈特的“空窗”女上司,居然发展到连公司管理杂务的小伙子也不放过,说是你情我愿的事,终因踩了底线,只得身披“性骚扰”恶名卷铺盖。

  然而女人终究是女人,无论是基因构成还是大脑电波,与无论做事还是做爱均以“短平快”见长的男人终是不同,没有必要刻意地去试图抹平这道鸿沟。何况事实证明试图也不过是螳臂挡车。但我们须得具备飞越这道沟的基本素质——比如,如果预感到自己忍不住会“因性生爱”、日久生情,而仍打算饥不择食地这道浑水,那么小姐,敬请预备好不日巨大失落时分、飞往南美疗伤的往返机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