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社区|『邪教』和『迷信』人世间之恶鬼……

杭州小女孩失踪事件,最近终于等来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女孩儿已经身亡。

在这期间,由于案情所透露出的诡异细节,而导致传言四起,民间侦探们也是各种探讨。更有甚者直言这是邪教祭献,又或是阴婚花童,总之是附带上了各种毛骨悚然的推断。

藉此,有不少公众号也是夺人眼球,借着此事而大肆宣扬“邪教说”,甚或有言之凿凿贩卖恐惧的。

进而也有不少朋友因此来询问我,对此事怎么看,是否是真的邪教作祟?

我对此一概回复:如今女孩尸体刚刚找到,也没有任何细节和死因的报告出来,不能随便乱说,但就我感觉,不应该是邪教。

——是的,在不知道死因和死亡细节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确认就是邪教的手段的。但反过来讲,这事跟邪教的做法还是有很多不同的。

【邪教】这个称呼,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但事实上来说,这是基于我们现代道德体系、法律体系而制定的标准。但并不是说古代就没有邪教了,也不是说什么样的宗教就都是真正的【宗教】了。

在中国古代,南北朝时期就出现过以【弥勒降世】为基调的邪教组织,他们以佛教教义为蓝本,发展出一套自己的东西,并且以之作为屠杀或造反的理论基础。北魏的这个邪教组织就曾以“新佛出世、去除旧魔”为口号而屠戮正统的寺院僧众,以及对普通百姓进行屠杀。

(北魏冀州沙门法庆起事,大家有兴趣的可以查一下,是很残暴的一段邪教历史)

而在古玛雅时代,全民信奉羽蛇神为首的多神宗教,并且有着血腥而残忍的血祭仪式,但这个宗教我们不能视之为邪教。不过玛雅人如果延续到今天,就在现代法治社会里再搞血祭的话,估计也就被判为邪教了。

春分时太阳与金字塔的神奇角度变化

因为抛开我们现代社会的法治观念不说,邪教是有其重要特征的。

1

首先就是要有一个所谓“拥有超能力”、被神化的、且不允许质疑的教主。

这个教主往往是活着的人,代表某个神,或是神的代言人。比如法庆起事的时候,他拥立了一个叫李归伯的人,成为什么“十住菩萨、平魔军司、定汉王”,而自己则自号“大乘”,实际上掌控一切,包括那个傀儡的定汉王。

《魏书 元遥传》中有所记载,可自行查阅

2

其次就是要对教众有严格的精神控制、人身控制,限制自由和行为。这在现代邪教里十分常见,比如美国“太阳圣殿教”、“天堂之门”、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等等,被公开的行为中有着极多对于教徒的洗脑和控制。并且组织内部是不允许批评和质疑,只能服从。

太阳圣殿教的一个祈祷室

3

第三,是邪教往往以一种“拯救全人类”的面目出现,邪教的教众认为所有质疑他们的人,都是阻碍他们拯救人类的“妖魔”。

4

第四,是邪教会有巨额敛财、人身伤害、性关系混乱或强迫性行为等各种违犯法纪和正统宗教教义的行为。

——说白了,邪教跟传销组织有着惊人的相似。

那么,为什么我会认为杭州女童的事件和邪教组织关系不大呢?

首先,邪教组织公开伤害教外成员的话,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因为对方冒犯了他们(或是单纯自己认为对方冒犯了他们),认定对方是“魔鬼”,从而导致冲突。比如几年前山东的全能神教徒在快餐店打死一个女生事件,就是这样的起因。

二是需要大规模的进行邪教活动,认为是为世间带来“惩戒”、“净化”之类的,比如奥姆真理教在地铁上放沙林毒气,无差别杀伤民众。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

除此之外,邪教更多的人身伤害是在于教众自己,比如太阳圣殿教的集体自杀、法X功的自焚等等。

而杭州事件中,男女两个租客的相拥自杀,带有一丝邪教的气质,但对于小女孩来说,并不符合以上的两点。

有人会问,那如果小女孩是邪教的祭品呢?目的是献给某个邪神啥的,完事儿之后两个租客再欣然赴死,也很符合邪教的做法。

话是不错,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么简单。

任何一种带有宗教性质的活动,包括邪教,都会带有很强的排他性、仪式性。也就是说,不但要有一整套的仪式,而且还需要和其他宗教有所区别,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正统地位。因此仪式感是对于宗教来说是极其重要的。而邪教更甚,他们需要用更为复杂且唯一的仪式性来彰显自己的正统,以及巩固教众的信心、增加向心力等等。

奥姆真理教

所以,对于一个邪教来说,向神明祭献童女这种事,绝对属于非常严肃的大事件。因此首先对于祭献对象的选择上一定会有极为严格的规定,比如需要某些特定八字的孩子,而且多是要事先“培养”,或者有洗脑等行为,使之心甘情愿为神献身为最佳。而不是随机抓一个看得顺眼的孩子就行了。

其次,这种祭献活动的主持者一定会有等级限制,也就是说,不是任何一个教众都可以做的,必须要有高级领导者带头才可以,不然就是僭越,会受到神的惩罚。但高级领导者,一定是不会自杀去的,所以,这俩人看上去就不可能成为邪教高层。

然后是绝对不可能马虎了事。也就是说,必须要有一系列配套的东西,比如服装、祭台、祭刀、各种瓶瓶罐罐、盆盆碗碗,等等,这些都必须是专用的。要知道,当初玛雅人为了向神明献祭人心,还特地造了一个工艺极其高超、技术含量非常大的、气势恢宏的祭坛来着。

金星祭台和卡斯蒂略金字塔

所以,断不可能那两个租客两手空空就去干这个大事了,也断不可能先期连地点都没找好,兜兜转转好久才选定一个地方的。

最后是对于杀人的手段也有讲究。玛雅的祭献是以心脏为最佳,其次是肝脏,所以其他部位是不会碰的,而某些其他宗教里,人的各个器官都有一定的讲究和顺序才能祭献给神(这里就不多展开了,写了也不舒服,你们看了更不舒服),不过这就要看警方通报女孩的死因和细节了,但我个人认为,综上所述,这种可能性很低。

那么,这两人是因为什么要杀害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呢?

这里的真相可能永远都无法破解了。但我认为,这可能是出于一种愚昧的迷信而导致的悲剧。

男租客信奉【三山国王】,这名字听上去对广大潮汕以外地区的人来说可能很陌生,但这却是一种实打实的民间信仰,并不是邪神。经过源流考证,三山国王的信仰自隋唐即有,在明清时也是属于正祀,是受朝廷承认的正神。

但是,我们不能说信仰正神的人就都有正确的信仰观、就不迷信了。

说老实话,民间信仰和迷信之间仅有一张纸的距离。事实上,中国民间信仰即便曾经有过一系列的正统的源流、文献、祭祀方式等等,也架不住没有流传下来啊。

就比如三山国王的信仰,在唐代时,韩愈曾经制定和确认过完整的祭祀流程,但至今还会有谁记得?有谁遵守?

而在正统源流缺失的情况下,迷信就会趁虚而入,并且牢牢地抓住人们的心理弱点,使人欲罢不能。

什么心理弱点?不劳而获、利益交换、以小博大。

这就跟我们玄学是一样处境。

早期的玄学技术都是由贵族阶级所掌握,比如《易经》由周文王撰写,《葬书》由大儒郭璞编纂,风水祖师杨筠松是唐朝紫金光禄大夫,发明梅花易数的邵雍是宋代名士等等,其所追寻的,也是天地至理、世间大道。

但是在明清时期,由于社会动荡、异族入侵,原本的玄学理论就受到颠沛和散佚。再到清末民初的巨大变革时期,社会中坚力量的思潮剧烈改变,导致上层社会开始摒弃这些传统文化,但底层人民却始终有着长期的、寻求神异且简便方法改变生活的需求,这就导致了社会的大断层。

于是一些得到一些皮毛的人就开始在江湖上执业了,再于是就搞出了一大批似是而非的理论,以及由此而诞生的迷信手段。

再以之结合长久以来的民间习俗、民间信仰,被江湖术士们直击人心贪欲的手段一搅和,就杂糅成如今这么一个不伦不类、又很难根除的畸形来。所以现在正统玄学之殇也是遗祸于此,被广泛认为就是属于迷信行列了。

这些不说了,回过头来讲杭州的事。

在选择六月初六赴死、地名要有金有水、衣服绑在一起以免黄泉路上走散、要有童女开道等等这一系列的行为中,不难看出这两个男女是因迷信中毒极深的人。

他们这样的概念不知道从何而来,也许只是之前的道听途说,也或者是某些不负责任的垃圾算命师信口雌黄,但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两个文化程度不高、迷信思想又极重的人来说,无异于金科玉律。

好逸恶劳、极端自私、毫无廉耻、铁石心肠,这些词都可以用在这两个男女的身上。他们试图获得更加美好的生活,但又不愿意去靠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来获得,所以也就只能转而依靠这些虚无缥缈的迷信了——说老实话,这种人,正统玄学师是根本不会去搭理的,他们估计也不会来听我们的说教。

在各种迷信思想中,选择特定的日子、选择“旺财”的地点和名字,诸如此类,都是对现世和来世能过上(不劳而获的)好日子的重要因素。(但事实上,无论从正统宗教还是玄学角度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

而所谓阴婚,就是这些迷信中极为恶臭的一种。具体不多说了,但阴婚的确需要有花童。不过往往是用纸人代替,但他们两个显然想要更加做得“到位”一些,甚或是因为想要黄泉路上也能组成一个家庭,这就是他们的带往阴间的孩子了。

——但是,更加让人想想觉得不寒而栗的是,民间迷信通常会要有【一对】童男童女才对……希望不会吧。

这样的一个悲剧,实在是令人唏嘘、悲痛,以及愤怒。无论是邪教,还是迷信,都是游荡在我们这个世间的恶鬼。我们看不到,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有着相应的认知能力和判断能力,明白哪些是有道理的,哪些是扯淡的。

但是,在我们所接触不到的地方,还有着广大灰蒙蒙的区域,各种恶鬼还在那些烟雾中若隐若现,它们长满利齿的嘴边还在散发着甜腻的馨香,它们布满骨刺的尾巴尖端还在闪烁着仿佛温暖的光,这些都是在引诱着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人,逐渐向它们欣然走去。

所有的迷信,都源自于无知和贪婪。如果以正统的宗教来教化、以正确的科学文化和玄学知识来引导,当人们都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宗教,什么是真正的玄学,什么是真正的科学,那么那些魑魅魍魉也就没有了生存之地。这才是真正的【慧剑斩魔】。

而若是将宗教作为巩固统治的工具,将正经的玄学打残打死,那么,在我们放弃的阵地上,敌人就会肆虐,那些狰狞的嗜血的魔头和恶鬼们,在漆黑之中正发出得意而欢快的狞笑,沦落于其中的受害者也永无尽头。

传播正确的观念,抵制邪教和迷信,义不容辞、人人有责。

————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情感口述故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