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社区|外国人不讲风水,这些天下闻名的设计怎么解释……

前几天在微博上有人艾特我,看一篇讲世界知名的建筑设计,最终走向【失败】的文章。(具体文章不转载了,欣赏《流水别墅、中银胶囊塔… 这些世界一流作品,竟然都是“失败”之作?》 )

有意思的是,这些失败的经典,如果在设计学上来看,的确几乎都是美轮美奂,或是功能强劲,都是无可指摘,不然也不会成为建筑设计界的名作。但在风水学上来看,却都是患有不少疑难杂症。

我不是说这些建筑设计的失败全都要归咎于风水上的错误,但或许也会有点影响吧……

首先我们讲一讲最著名的【流水别墅】。

流水别墅著名到什么程度?

这座由著名设计师弗兰克·赖特设计、横跨在匹兹堡东南熊跑溪上的度假别墅,曾经被《时代》周刊列为“死前必去的28个地方愿望清单”之一,1966年被美国指定为“国家历史地标”,1991年被美国建筑师学会命名为“美国建筑史上最优秀的作品”之一。总之,任何一个现代建筑设计的课程里,恐怕都是绕不开这座别墅的。

但就这么个狂拽酷炫牛到天上去了的建筑,由于坐落在熊跑溪上,水气聚集,别墅内常年极度潮湿而无法居住,而且每到汛期的时候,水流量变大,溪水甚至会流到房间内,连家具都要搬出去。

从1963年开始,这座别墅就被捐赠给社会组织,并且向公众开放。这里到底有没有【实在住不下去了】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好处是,大家如果有机会去美国匹兹堡旅游的话,可以到郊外去参观一下这座著名的建筑。

不过话说回来,在风水学上,这种跨溪而建的别墅,真的犯了大忌。

——以中国古代文人群体那种动不动就要【天人合一】、【山水寄情】的做派,他们也没有过想法在一条溪水上横跨着造一座房子,那我们就应该知道,这种造型估计大告而不妙了……

事实上,风水学说中对于水的论断是非常辩证的,即我们既需要有【水】来传递生气、财气,但又不能太过泛滥,过犹不及。所以我们喜欢的是九曲蜿蜒的温情之水,喜欢的是玉带环抱的丰饶之水,喜欢的是自己站在一处干燥温暖的地方远远看着大江小河慢慢流过的诗情画意。

自己跑水面上居住?对不起,那就绝对没这份闲心了。

所以,但凡风水绝佳的居所,必是背山面水,但真正住人的房间,一定、绝对、必须,离开水面要有一定的距离。

而所有亲水的建筑,如一些亭台楼榭之类的,则是以观景、游玩、饮宴为功用,而绝对不会住人。而且那种亲水建筑也必然是通风极佳。

——所以我想,这三千年来,中国古人会没想过住在水上?肯定早就试验过了,结果发现不靠谱啊!这才总结了经验教训吧。

认真从风水理论来说,从建筑物下面直穿而过的水流,是一种巨大的煞气,完全不能聚拢、集结生气和财气,都被直接带跑了啊。尤其是像流水别墅的熊跑溪,还非要有个落差,硬要有个瀑布,但这种水流湍急的河面,连结穴都不可能,就是因为龙气无法沉淀下来就被带走了,十分不利。

而另一方面,也是水气过足,阴气大盛,也不利于活人居住。甚至在这座房子内部,除了木气可能还好一些之外,其余土金火之气都被极大地压制了,形成一种极不平衡的极端环境,哪怕是命格中极其要水木的人,住长久了也会有所偏枯,就别说普通人了。

所以这个房子的原主人虽然只是将其作为周末度假别墅,但最后还是干脆捐出去变成旅游景点算了,不然真的是住之不吉、弃之可惜。

另外我们要说一下玻璃屋。

玻璃屋也是一座极其有名的建筑设计,四面是玻璃墙,仿佛和自然融为一体,是极简设计风的巅峰之作,在2004年入选“美国国家历史名胜古迹”,2006年成为“美国国家历史地标”之一。总之也是很高端大气上档次。

不过玻璃屋的争议一直不断,这虽然是一座艺术上的大作,但同时也并不适合人类居住。

原主人因为受不了大批人的围观,且因为玻璃墙而导致毫无隐私可言,甚至还和设计公司打了官司。最终现在这座房子还是成为了某个博物馆的托管物,成为了一座展示现代建筑设计的特殊展厅。

关于这种【通透到极致】的房子,以前我也曾经讲到过。要知道,中国古代建筑的承重结构是【梁】和【柱】,通过各种极其精巧的木结构设计,而让整个房子的重量稳稳的分散在梁柱之间,是相当牛逼的。

而这种设计的结果就是,我们古代建筑的墙壁,就只有视线阻隔和保温的作用了,而没有了承重作用,所以那些古建筑可以整整一面墙都是八开四进的门板,或是一排雕刻得巧夺天工的窗扇,这种做法是我们现在居住的商品房所无法达到的。

但中国古人并没有把墙壁给大规模搞通透,甚至大户人家家里,连八扇屏风门都不会全部都打开。

除了保暖之外,也有风水上的考量。

这是因为我们不能让一间房子里全部都照到阳光,或是全部都照不到阳光,这都是不好的。古人会很注意保持在一天之中、一年之中的任何一个时刻,都不会有阳光全面铺满整个房间的情况,也不会让房间会有某个时刻没有一点阳光。

这就是对于阴阳气的一种调整,阴阳气不能过亢,也要避免过衰,所以整个建筑结构都是在寻求一种四季的阴阳平衡,甚至连屋檐的长短,都会因为南北方的地区差异而导致有所不同。

而这种四面通透的玻璃屋,就是犯了这样走极端的大忌,因此导致其争议不断、官司缠身,也就不难理解了。

至于中银的模块化建筑,每个房间像鸟笼一样,几乎也就没什么风水可言了。

至于这样一座大楼,造型怪异,土属性很强。

但却又因为这些住宅单元都是独立分割出来的,而导致统合起来之后,外部不接地气,内部又无法流转蕴化,所以这座楼完全都成了一座【死楼】,毫无生机可言了,这不倒闭谁倒闭?

而贝聿铭的【绿楼】倒是很中规中矩,只不过老先生当初居然没有考虑到风洞的风压效应,而导致大楼入口处的门有时候几乎打不开,这对于麻省理工毕业的贝律铭来说也是real尴尬了。

不过这里也体现了一个风水上的知识点:

不要光贪图财气水流,任何一座建筑,要符合天地之道,就要让自然之风和流水之财有来路,也有去路,不要光想着把所有东西都收入房内并憋着不其走。要知道,如果没有出口,生气财气不能自然流转,那所形成的压力,会让新的气流根本就进不来。

所以这也是我们很多古建筑都保留偏门、后门的原因,同时也不会让一条河流就直接到住宅为止,而是要选择那种继续奔流的水龙为最佳。

所以说,通过这些例子,我们能发现,其实风水体系,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是像有些人说的,老外不信风水,不也好好的?老外有些是不信风水,但不代表他们优秀的建筑就不符合风水的原理啊。

而如果真的有犯了风水大忌的建筑,历史证明,再怎么死前必看、再怎么史上最优秀,再怎么教科书级别,也还是不能住人,该拆还是要拆、该倒还是要倒。

毕竟我坚信,建筑这事儿吧,还真不能光顾着好看了。

————
✅生活小常识|✅生活小窍门|✅健康小常识|✅生活小妙招✅情感口述故事

You may also like...